公务员考试申论热点:农民“上楼”之后

2019-08-16 21:58 来源:未知

背景:

摘要:   北京市大望京村在城市化进程当中被拆迁,村民变成了富翁,现在几乎是家家户户都买房、买车。然而,迅速到来的巨额拆迁款在带来财富的同时,也带来了各种始料未及的烦恼。央视《新闻1 1》2010年11月22日播出节目《一夜“暴富”的村庄》,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 北京大望京村民拆迁暴富 开着宝马扫马路  北京市大望京村在城市化进程当中被拆迁,村民变成了富翁,现在几乎是家家户户都买房、买车。然而,迅速到来的巨额拆迁款在带来财富的同时,也带来了各种始料未及的烦恼。央视《新闻1 1》2010年11月22日播出节目《一夜“暴富”的村庄》,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 李小萌:欢迎来到《新闻1 1》。  平常当我们听到有人因为拆迁利益受损或者以命相搏的时候,常常心绪难平。但如果我们听到有人同样因为拆迁而获得了几百万、几千万,甚至上亿的补偿款的时候,又是不是能做到心里的淡定?今天我们一起来辨析拆迁之后的一夜“暴富”。  (播放短片)  字幕提示:2009年5月北京大望京村拆迁前夕  大望京村拆迁户:老伴咱们走了,住楼去。  解说:突然来临的拆迁,让这个千年老村的农民还来不及做好心理准备。但是,让他们更难预料到的是作为城乡一体化的参与者,他们的生活就此被逆转。  同期:北京市大望京村城市化进程当中被拆迁,最后村民变成了富翁,现在几乎是家家户户都买房、买车。  农民一下子获得了上百万的补偿金,宝马当黑车来拉客。  大望京村拆迁户:趾高气扬了,反正感觉坐着就有点舒适感,有点行。  大望京村拆迁户:(宝马)X6,110万。  大望京村拆迁户:开车对我来说是一种压力,买车钱不是我自己挣的,肯定有人嫉妒。  大望京村拆迁户:现在我们村六百辆汽车,扫马路的开着高级车去扫马路去。  解说:离别的伤感似乎很快被一种兴奋所代替,作为北京市城乡一体化的试点,大望京村的拆迁补偿总额高达50亿,村里1700户,大都获得了一笔可观的拆迁补偿。  张琇 大望京村拆迁户:拆迁是一种享受,以前连房子我都抵给人家了。  解说:张大爷曾是村里有名的困难户,两个孙子都患有脑瘫。拆迁后,除了分到三套安置房,购置一套商品房,还有百余万的现金。有了钱,看护孙子的自制木头车换成了两万多元的专业护理器。此外,他们还一下子添置了两辆汽车。  张琇:我教书一辈子44年,也不能算出这个钱数。人追钱,累死你,钱追人,很容易。  尤主任 崔各庄乡城乡一体化办公室:(大望京村)拆迁,(补偿)平均下来,一家应该在三百万左右,六七百万的估计能达到20%。  陈兴泉 大望京村拆迁户:今天签完字了,明天银行就兑你现,要不怎么是一夜暴富呢?我们这不是分六套房吗,大孙子两套,二孙子两套。  解说:与往常不同的是,大望京村拆迁由土地储备中心负责贷款,拆迁补偿、上市运作土地,补偿时参照望京周边房价,村民可以选择每平方米一万元出头的货币补偿,或者可以按每平方米4500元购买定向安置房,每平米还予五六千元货币补偿。一夜之间,大望京暴富的消息不胫而走。  王明 4S店客户经理:我们是组织给他们老的居住环境拍照,他们是很优质的客户,什么高配置的他都要,最豪爽的是有一个客户一次买了三台车。他们有钱之后挂一个很粗的金链子,都是这样。  王先生 大望京村拆迁户:别人要有的东西,我就要有。  解说:在外人眼中,27岁的王振宇如今是不折不扣的千万富翁。家里几十间房换来千余万补偿款,除了购置数套商品房,宝马和奥迪车外,王振宇也买了人生第一个万元真LV包。  王先生:在我的能力能达到的,我肯定要去追求。  字幕提示:北京大望京村拆迁前  北京大望京村拆迁后  刘楠 本台记者:如果不是大望京这个特意留下来的印记,很少有人知道现在的望京公园原来的名字叫做“大望京村”。一年前,被媒体称作是无强拆、无上访,53天的拆迁奇迹,在这里上演。然而,迅速到来的巨额拆迁款在带来财富的同时,也带来了各种始料未及的烦恼。  王先生:我觉得拆迁挺毁人的,有母亲告闺女的,有哥哥告弟弟的,就上法院,姐妹闹得谁也不理谁,大打出手。  王启燕 大望京村拆迁户:当然困扰了,哥们、姐们谁都没招手,谁也没给一分钱,到拆迁回来都惦记这个事。  大望京村拆迁户:净离婚的,家庭净是离婚的,真的。  大望京村拆迁户:好几个没拆身体都挺好的,这一拆,在心里想不开的就爱得病。  解说:这一年,大望京村民经历太多,除了上百起官司,还有20多人的离世,比以前增加了三四倍。  翟大爷 大望京村拆迁户:开始上楼都不习惯,原来我租房一个月6000多块钱吧,现在我整个这点钱没有了。  解说:翟大爷如今在离故居很近的地方买了商品房,从12楼的阳台可以眺望到原来的村子。他拿出藏起来的鸟笼子给我们看,因为小区不让养鸟。  翟大爷:天天早上起来就走。  记者:就提着鸟去?  翟大爷:走十多分钟,没事待会儿,瞧瞧那棵望京老槐树。  字幕提示:拆迁后,大望京村的老槐树在望京公园原地保留,村民们常常回到这里。  王启燕:都是以树为标准,谁家谁家的树,我们离树有多远。我就说拆迁百姓们不要把钱无缘无故瞎花,为了以后着想。 本台记者刘楠:再过不久,大望京村的村民就可以住进这里的安置房。从瓦房到楼房,从农民到居民,从细水长流到一夜暴富,城市化进程就像这升降梯,迅速,甚至来不及反应,他们准备好了吗?  主持人:大望京村的村民们,从财富的迅速积累来说,应该说是暴富。但是今天我们的嘉宾王锡锌教授却觉得不应该用这个词,王教授,你的观点。  王锡锌 特约评论员:其实如果我们看到大望京这样一个故事,我们只能把它叫做一个个案性的故事。我之所以不同意“暴富”,是因为很简单,我们看到这些人,如果说他们的财富在我们所关注的故事里面,它不过是一种长期累积的财富,在一夜之间的兑现。  主持人:你说的长期累积都包括了什么?  王锡锌:比如说土地它是最基本的生产要素,它是祖祖辈辈都在用的。而且将来有土地存在的话,可能子孙后代也都在用。所以在一夜之间,我们在一个点上将它兑现了,好像看到是表面上有一个暴富,但实际上应该是这种产权,也就是我们说的财产权利的一种兑现。所以我宁可用“财产权利”的一种实现,而不要用这种“暴富”。因为我们知道在中国的语言里面,我们讲到暴富的时候,好像觉得……  主持人:取之不义。  王锡锌:好像是在这种,不是一个人应得的、应当的。其实我们看到这个个案,当然我们说了,原来我们关注很多悲剧性的事情,拆迁自焚,到今天我们看到大望京的故事,它有一个财富的这种兑现,它是一个好事。但是,暴富容易引起心理上的一种混乱感,我觉得,对于这种情形,价值的兑现,我们可以去羡慕,但是不必嫉妒,更不应该感到心理的失衡。  主持人:您觉得从它的合理性来讲的话,是应该补给他的。但是当它的量已经大到了超乎人们想象的时候,它是不是依然有这个合理性呢?  王锡锌:其实,超过人们想象主要取决于我们通常所看到的,或者说我们想象的标准到底是多少。我们知道在很多地方的这种城市房屋的拆迁补偿,还有农村土地的征收和宅基地上房屋的补偿里面,我们听到太多太多,看到很多都是补偿的标准太低。所以今天我们看到,在大望京这个地方突然有相对来说比较高的一个补偿,累积起来的财富总额比较大,所以这时候可能会感到,首先是有一点点羡慕,甚至会产生一些心理的失衡。但实际上,只要那个标准是合理的,只要那种谈判、博弈的过程是合理的、公平的、自愿的,那么我觉得这一切其实不正是我们让老百姓应该得到的吗?  主持人:那我们可能还要再明确一点,就是这几千万到底是买走了哪些东西,比如除了对产权的认可之外,还包括了什么?  王锡锌:其实最主要的我们看到,特别是对于农村的土地来说,宅基地它是用来居住的,有些地方涉及到农地,农地它实际上是一个很重要的生产要素,我们祖祖辈辈可能都要靠农地来生活,其实将来也需要靠农地来生活。因此,在这里一夜兑现的,其实看起来好像是很快,一下子你有了很多财富。但是你要考虑到整个未来这些人的生计,离开了土地以后他要靠什么呢?所以,也需要把这些方方面面的因素考虑进去,如果考虑进去的话,这点钱到底是多了还是少了,其实我们还不一定看得很清楚。  主持人:就是这笔钱买了他的昨天、今天和明天,买了上一辈、这一辈还有下一辈,是吗?  王锡锌:对。  主持人:我们也看到,有一个相关的调查,大家也通过投票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意见。人民网调查的题目就叫做“大望京模式当中你最关注的是什么”,我们看到,42.7%,最高比例的人,大家关注的是什么呢?政府和当地居民双赢的背后是谁来买单。也就是说,如果拆迁方和被拆迁方都乐意看到这个局面的话,那么是不是有的人的利益会受损?  王锡锌:如果我们仅仅看大望京这个模式里面,我们知道是政府来出面的,因为是当地政府来做土地储备。土地储备是一个很奇怪的制度,其实也有很多人在反思土地储备制度到底它的真正用途是什么。我们看到土地储备这一块可能是政府先来出资,来办这个拆迁。是不是政府出了这么多的钱,让这些所谓的“村民”一夜暴富之后,它就一定是吃亏了呢?其实非常有意思,大望京这一块的拆迁是去年5月份,2009年5月份做的。当时我们看到,材料里面也说了,短片里面也说了,是按照每平方米补偿一万块钱这个标准。这个标准在当时来说,我们好像觉得它已经比较高了,比较合理的。  但实际上就在今年的3月份,大望京这块地块,其中有一个“大望京一号”就通过招拍挂的方式拍卖了,它成了今年的地王。拍卖当时的价格,楼面价折合就到了27500块钱。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所看到的,在大望京这里拆迁所带来的,其实跟以往还有一个很大的共性,就是政府通过土地储备,其实还是获得了土地的差价。所以,看起来政府是盈利了,并没有吃亏。  主持人:但人们的担心是这样,政府通过在其它地方卖土地出让金,拿到了这个钱以后买了这些村民的地,然后又滚雪球一样,这个地价在上升,再卖房子的话房价又再高。所以说有人会觉得,这样一个高的补偿会间接地推动房价快速的拉升?  王锡锌:这里面好像有两种基本的情况:  第一种情况,许多人都说,如果说拆迁补偿的标准高了以后,我们的房价会不会被抬上去?比较有代表性的反驳的意见就认为,即使你把地很便宜地给了开发商,开发商在目前这样一个卖方市场上,他不会因为自己拿的地便宜,就把房价压下来,事实上只不过会让开发商获取更高的利润。因此,补偿款推高房价的说法,其实许多研究地产的经济学家已经做了很好的解释,这方面因为我不懂,所以我不去做评论。  但另外一方面,其实卖地带来的这种效益是多方面的。比如说,“大望京一号”这个地块,拆迁以后政府招拍挂以后,马上楼面价到了27500元。其实周围二手房的价格马上就提升了,也就是说,从政府拆迁卖地的行为中,周边也有很多房主,他的利益是受惠的,得到了好处,这里面的利益调整其实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情况。如果我们从比较差价来看的话,其实如果说真正要问谁受损了,我们讲这个过程,这种征地补偿的过程,如果能够更加公平、更加自愿,其实应该说当地村民的利益会得到更加有效的保护。  主持人:大望京村的村民们获得了非常高额的补偿,但是你刚才也听到短片当中有一位村民说,觉得拆迁这事儿挺毁人的,为什么得到巨额补偿却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呢?  (播放短片)  同期:最传奇的一个财富神话,深圳市区里面的大冲村改造工程,将会使这个村子里的村民,在一夜之间成为千万甚至是亿万富翁。  广州天河区新塘城中村现在正在搞拆迁,拆迁之后户户村民都将有超过百万的身价。  最多一户您猜补偿了多少?5千万哪! 解说:在武汉,一位原本并不富裕的婆婆为庆祝自己70岁生日,一下子花费了20万,她刚获得了50万元的拆迁款。  中国,2010年,在这个房价飞涨的一年,还诞生了一个新名词——拆迁暴富。一夜暴富几乎在全国各大中城市都有上演,在你我身边一个拆迁出来的新富群体,也正在悄悄崛起。  丰台区拆迁户:我手里有一百万块钱,我就想存长期的合适,还是一年的合适?  丰台区拆迁户:还是交首付买车合适吗?  丰台区拆迁户:我问问,现在好多人买那个白银,这个有投资价值吗?  解说:这些热衷理财的人是北京丰台区100多位被拆迁的农民,为他们答疑解惑的是丰台区金融办请来的金融专家。  金融专家:不是危言耸听,还有一个村,正在拆迁的村,说明天来签合同,拿钱,今天把300万就输完了,等不及了。现在你看到没有,咱们花乡红墙那个歌厅,都是咱们拆迁村的村民,这也是我们村里最担心的事。  丰台区拆迁户:这方面知识一直挺缺乏,一家子开车上超市,跟不要钱似的,就这种感觉,肯定特别盲目。  解说:事实上,随着北京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北京的大兴区、通州区等地,几年来已经诞生了不少拆迁富翁,而一些人在挥霍和盲目投资后开始返贫。  高先生 大望京村拆迁户:刚买了车没多长时间,就是一年多点,就有卖车的。  拆迁户:基本上拆完了就不工作、不上班了,就吃老了。  大兴区拆迁户:有的奔驰、宝马开着玩去,干一些别的,别的事情不能说了,玩牌什么的。  解说:北京大兴区的赵先生,用数百万拆迁款购买了奔驰车和楼房,赌博输掉了所有财产,与妻子离婚。今年6月,他作为太阳城特大网络赌博案的组织者,被警方抓获。  而在大兴另一个拆迁完的城中村,80后青年李磊制造了一家六口死亡的灭门惨案。  媒体报道称,诱发家庭积蓄已久矛盾的,正是那600万元的拆迁补偿款。  邱明 丰台区金融办主任:作为政府,应该有职责、有义务,提前做好未雨绸缪的工作。农民农户在资本市场是弱势群体,他们现在需要得到的是金融的投资理念,我们不能去包办,代他们进行决策、代他们去投资,但是我们能够正确引导。  解说:北京丰台区金融办介绍说,今年他们启动了八个北京重点村城市化工程,拆迁资金200多亿。为了防范拆迁款使用不当,他们在部分拆迁村做理财讲座试点,没想到周围拆迁村民都闻讯而来。如今,丰台区金融办在一系列理财讲座活动后,还有了下一步的计划。  邱明:我们引导他们能够投资,开创小额贷款公司,把社会上闲散资金集中起来,支持中小企业,涉农企业的发展。同时,我们也引导他们,能够把这款项用于稳定的房地产物业的投资,使他们拿到一些高档写字楼的股权,通过分红的形式,使他们长远能得到一种资金的回报。  解说:城中村改造的帷幕不断开启,来不及与老屋说再见,来不及思考未来,成百上千万的拆迁户们,就被全新的生活裹挟其中。当外人羡慕他们说,“拆迁、拆迁,一步登天”,谁来告诉他们,他们的内心应该如何适应这样的剧变?  张琇:想做一番事业,公益吧。  记者:就想拿这笔拆迁完的钱做一笔公益事业?  张琇:想,一世清白就完事。  王先生 大望京村拆迁户:有很多想法,你比如说找块儿地,建点库房,自己有点事干,很多人都有我这种想法。  主持人:看到了这些恶性的消费,或者是恶性的事件之后,人们也在想,现金的补偿是不是最好的方式,如何实现除了土地之外,这些人们生活真正的城市化?王教授。  王锡锌:其实我们看到,短片里面不断地去放大或者聚焦的就是,这些一夜暴富,或者有了很多钱以后,他们不知道怎么花钱,以至于钱可能会被挥霍、被浪费。我觉得本质上来说,这跟拆迁,财产权兑现,应该是两回事。  但是,这种两回事其实也提醒我们,在今天中国正在进行的城市化进程中,政府在征收土地之后,不应该简单地把一些补偿款一交了事。我们要做的是,在土地被城市化之后,如何真正地将这些村民也城市化。也就是说,除了土地的补偿之外,我们给他一个居民、市民的头衔之外,如何在培训、就业、保障等等这方面去落实,这可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主持人:但是补偿单位会说,我已经把足额的钱给他了,剩下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王锡锌:没错,补偿的这种钱是土地以及房屋的价格,这是那部分的兑现。但是城市化是什么?城市化应该是让所有的人能够真正融入到城市里面去,而不是那种表面城市化。像我们刚才感到的这种情形,其实应该说是目前看来比较严峻的一个挑战。很多地方把农民的土地拿过来,原来可能我们关注的问题是拿的补偿够不够。今天我们看到可能是,看起来补偿相对来说高一些了。那么接下来难道是补偿够了就可以了吗,那些人获得“市民”头衔之后,他们如何来融入城市?你比如说,刚才许多村民关注的就是,我们其实还想工作,而不是去搞各种各样的金融理财和投资,金融理财和投资是那部分钱我怎么来处置,但是真正融入城市的,其实是那种能够在城市中找到一个位置的。

杭州城郊一些村庄村民原以种菜为生,但就在前几年,村民们因拆迁补偿而富起来后,不少人终日无所事事,有的靠打麻将度日,有的甚至染上了毒瘾,很多人因无度挥霍而返贫。为此,有专家呼吁,“地方政府要完了地,还要从头到尾管好人”。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谈到保护农民权益时指出,“现在有些地方不顾农民合法权益,搞强制拆迁,把农民赶上楼,丢掉的不仅是古村落,连现代农村的风光都没有了。农民失去的是土地,这件事情远远超过文化的保护。”温总理的这番话可谓掷地有声,直击当前一些地方不顾民意或者服务不周,只顾GDP的数字上蹿带来的政绩光环,只是片面将农民赶上楼的社会现实,并未切实地想到农民的生计等问题。

分析:

让农民住上楼房,体现现代化城市的建设当然没错。甚至使农民得到一笔不菲的拆迁安置费,这看起来体现了政府的善政。但农民毕竟是农民,城市化建设的决策者不能把谋利的矛头指向农民。因为一旦农民失去土地,即便暂时获得一定数目的经济补偿,也无法从根本上保障其长期过上小康生活。对一些地方来说,这样的行为是竭泽而渔,让农民丢掉的不仅是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土地,更重要的是他们失去了重新劳作的生产意识与城市生活准备。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美洲杯赌球发布于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公务员考试申论热点:农民“上楼”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