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海战中逃跑被斩的方伯谦的后代为其翻案,

2019-11-24 19:48 来源:未知

其实这本是一场很平常的处罚逃兵的军中事务,不过近些年来有人不断为方伯谦翻案,理由是当时日本强大,大清弱小,方伯谦逃跑并不是为了个人荣辱,而是为了保存济远号实力以及全体官兵的性命,是有功之臣,实属冤案。那么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历史之所以会有悬案,那是因为历史不可重来,小编也不知道当时的实际情节,于是只有以常理推导。小编以为,北洋海军的实力不弱于日本联合舰队,所谓亚洲第一,世界第九不是吹牛皮的,济远更是北洋海军主力舰之一,与镇远舰,平远舰并称,火力不输与日本。而方伯谦一炮不发 溜之大吉,怎么也是说不过去的。

李鸿章根据丁汝昌的报告上报军机处,请将济远舰管带方伯谦即行正法。军机处依报同意。随即,方伯谦在旅顺被斩首。广甲舰管带吴敬荣则受到“撤职留营”的处分。现在使用的历史教科书,基本上都是这样陈述的。

在笔者的论文发表后,方伯谦的侄孙女方俪祥女士曾表示要撰文反驳,后无下文。从2010年后,方伯谦翻案活动转入沉寂,热心于为先祖翻案的方俪祥女士因为年事已高也已离开了大陆。

广甲舰原在邓世昌为管带的致远舰的后面,看到致远舰被击沉,顿时“全军胆落,心愈慌乱”,在“未受一炮”的情况下就仓皇逃离战场,慌乱中触樵。而济远舰则是因为首当其冲,迎击既久,炮多炸裂倾倒,无从应敌,才被迫撤出战场的。从时间先后来说,广甲舰远比济远舰逃离得早,从性质来说,广甲舰是临阵脱逃,而济远舰是因为受到重伤不能再战才撤出战列的。

至于方伯谦声称济远头裂漏水,炮均不能施放一说,也被济远洋员哈富门证伪,哈富门曾对中外媒体表示:我船虽受伤,并无大碍。可见当时济远并未到不能作战,不回旅顺不行的地步。回到旅顺后丁汝昌命令英籍洋员戴乐尔检查各舰伤情,查明济远并没有如方伯谦所说的那样伤情,而且检查结果表明,方伯谦所谓的主炮不能施放,并不是炮击造成的,而是用锤子砸的。现在甲午战争纪念馆还存放了济远的主炮和尾炮,据说直到今天还能看到炮闩上的砸痕。根据戴乐尔的报告,济远消耗210毫米炮弹53枚,150毫米炮弹100枚,济远仅仅在战场三个小时,是如何消耗这么多的炮弹的?定远打满全场,战斗五个多小时,也不过消耗了100枚150炮弹,来远的210主炮也不过消耗弹药30余枚,所以很难想象定远是如何在三个小时的交战时间内消耗如此多的弹药。根据洋员哈复门的供述,济远的150炮仅仅开火35次。所以一切证据都表明,方伯谦为了逃避罪责而伪造战损。

甲午海战之前,清廷曾花费二十余年时间经营海军。就经费方面来讲,清政府投入海军的经费一点也不比当时日本的投入少。来揭秘吧考察得知日本政府从1868年到1894年26年间每年投入海军经费合计白银230万两,只相当于同期清政府对海军经费投入的60%。

高升号船长高惠娣供述:掠过一只军舰,它悬挂着日本海军旗,上面再有一面白旗,这就是中国军舰济远号。

洋员汉那根:我们看到最前面一只船,其上挂有日本旗,还有一面白旗迎风招展。

被俘虏的操江洋员弥伦斯也在信中说道:济远悬白旗,白旗之下悬日本兵船旗,舱面水手奔走张惶。弥伦斯还表示:济远兵船原可帮助操江,乃并未相助,亦未悬旗通知。

卢氏还分析了丁汝昌把方伯谦作为罪魁祸首的原因。他说,丁汝昌和方伯谦早就在私事上结下了仇怨:一是方、沪同溺一妓,俱欲以金屋贮之。妓以丁年老貌劣,不及方之壮伟,誓愿嫁方”。丁汝昌深恨方伯谦“夺其所好”。这一次,丁汝昌是借机公报私仇。

方伯谦为人精明,在海军中自有圈子,在方伯谦死后,即发生了一连串带有鸣冤叫屈性质的所谓翻案事件,诸如传闻方伯谦的好友、北洋海防营务处罗丰禄唆使方伯谦的夫人赴天津鸣冤,不具名的作者撰写了内容虚虚实实、转为方鸣冤的《冤海述闻》,并在第一时间被收于《普天忠愤集》出版等等。

迎战日本时,日本联合舰队有战舰11艘,清廷北洋水师的战舰倒有12艘。没想到甲午一战就一败涂地,兵舰失掉5艘,其余的战舰也多受损伤,中国军队锐气全失。甲午海战的失败,并非偶然,有多种深层次的原因,就在战场上的直接原因来说,北洋水师的舰队不成阵势,以至被日军各个击破,是很重要的一点。那么,究竟是谁在海战中率先逃跑,造成了我国海军无法布阵?

方伯谦是她伯公,也是喊冤出力最大之人

之前我们也提到过,她的名字就是方俪祥。出生于1918年的他,父亲是大名鼎鼎的海军将领方莹,丈夫也曾经官至国民党陆军中将。

由于方伯谦没有留下后人,所以为他喊冤的后人,只能是他这个侄孙女。(伯公就是祖父的哥哥,伯婆就是祖父哥哥的老婆。所以方俪祥的祖父的哥哥是方伯谦,下文不再赘述。)

方俪祥其实一直住在国外,后来国内翻拍电影《甲午风云》,他从其他地方看到片子。认为里面有很多不符合事实的地方,于是1985年他三次回国,为方伯谦寻找证据。

时年60多岁的她,亲自登门拜访多地的学者。一些政府机关单位,也没有少过她的身影。他曾经甚至还给最高检和最高法,写过一封投诉信,希望能够下架《甲午风云》。

虽然最后没有下架成功,但是以后播放的片子上面都加了一行小字:系影视作品,非历史事实。在她的不断努力下,方伯谦原先在福州的故居,在1997年被列为了文物保护单位。▲老人方俪祥

由于她的年岁已大精力有限,主要是在福建省内发声。再加上当时媒体消息闭塞,她的努力虽然在福建省卓有成效,但是在其他地区反响平平。

我们在第一部分列出来的很多著作当中,都有着方俪祥的身影,有的是直接参与创作,有的是为创作者提供各种方便。比如说有关于方伯谦的一些历史实物信息等等。

对于方俪祥这种翻案的行为,其他的甲午海战军人的后裔怎么看?“广乙”号鱼雷炮舰舰长林国祥的四世孙林其浩,他曾经就对记者这样说过:

我绝对不会去见方家的后人,否则我们肯定会吵起来。虽然曾经的林国祥也一度被扣上了“贪生怕死”的帽子,但是后来经过一些史学家的考证,终于还了他的清白。

不过林其浩每次给自己的儿子讲述当年祖辈奋勇抗敌故事的时候,不仅没能引起他们的兴趣,反而得到这样的回复:这有什么好炫耀的?最后还不是打了败仗。

非常可惜的是,在甲午海战的后裔当中,绝大部分人都抱有着相同的想法。

亲历甲午海战的广甲舰管轮卢毓英,在广甲舰触礁搁浅后,搭乘济远舰回到旅顺。他留下一份手稿,题为《卢氏甲午前后杂记》。他陈述说,真正首先逃跑的是他所在的广甲舰,而不是济远舰。

到了改革开放后,方伯谦的侄孙女、美籍华人方俪祥女士(父亲为国民党海军起义将领方莹)回大陆,因为朴素的家族情结,再加上一些人士的鼓励,最终发生了由方俪祥女士资助的,声势浩大的翻案活动。

甲午海战之前,清廷曾花费二十余年时间经营海军。就经费方面来讲,清政府投入海军的经费一点也不比当时日本的投入少。来揭秘吧考察得知日本政府从1868年到1894年26年间每年投...

就这样,9月24日,方伯谦被押赴刑场明正典刑,结束了他可耻的一生。他的结局向世人传达了一个道理,就是珍惜改过自新的机会,不要把事做绝,否则早晚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但是,方伯谦究竟是否海战中逃跑第一人,很早就有人提出疑问,20世纪80年代以来,这个问题更是引起了有关研究人员的关注。

诚邀,如题。回答这个问题,小编首先要向大家介绍一下方伯谦是何许人也。

方伯谦是福建侯官县人,字益堂,北洋水师将领,甲午海战中任济远号管带,1894年9月17日,北洋水师与日本联合舰队在黄海展开激战。战至下午3时30分,“致远”沉没,方伯谦即率“济远”逃出阵外。僚舰“广甲”见状,也随之逃跑。北洋海军将领丁汝昌战后向李鸿章电告接仗情形:“‘济远’首要退避,将部队牵乱,广甲随逃。若不严行参办,将来无以儆效尤而期振作”。李鸿章因此作出奏请:“兹据丁汝昌查明,‘致远’击沉后,方伯谦即行逃走,实属临战畏缩,应请旨将该副将即行正法,以肃军纪。于是方伯谦被慈禧降旨斩首。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个罪人被指定是济远舰管带方伯谦。海战中济远舰累中敌炮,首先挂起表示本舰受重伤不能再战的白旗,后来看见邓世昌的致远舰被击沉后,管带方伯谦产生畏惧心理,率舰逃出阵外,驶回旅顺基地。广甲舰见济远逃跑,也尾随其后撤回,慌乱中触礁搁浅。

这个问题因为昨天回答过,但是翻了一下回答发现有人给方伯谦洗白,那好吧,炮手作为一枚北洋海军的粉丝,就给大家好好展示一下方伯谦在甲午战争中的表现吧,虽然我不知道给方伯谦洗白的那位是不是收了方家人的钱。

就硬件装备方面来讲,北洋舰队的装甲数量和质量都超过了日本联合舰队。北洋舰队的定远、镇远两艘铁甲舰堪称当时亚洲最令人生畏的铁甲堡式军舰,在世界上也处于领先水平。清朝政府正是基于这种力量对比,才毅然对日宣战。

在这一通事件过后,有关方伯谦这个人物的话题渐渐沉寂,到了民国时代,海军中对方伯谦一事要么态度暧昧,要么避而不谈,使得此事陷入冷处理状态。

图片 1

北洋海军“济远”舰方伯谦在甲午黄海海战时擅自逃离战场,事后被清政府以临阵脱逃而斩首,是甲午战争中海军方面唯一的被处刑的高级将领。

济远、广甲的退出,使北洋舰队的阵势出现严重混乱,被日军各个击破,最终导致海战的失败。战后,水师提督丁汝昌向李鸿章报告海战情形,说“济远首先退避,将队伍牵乱,广甲随逃。若不严行参办,将来无以儆效尤而期振作”。

从林国祥以及三名洋人的供述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济远抛弃战友逃跑,致使广乙、高升被击毁,操江被俘。方伯谦还谎报战况,隐匿自己挂日本旗、白旗的行为,谎称济远重创吉野,击毙倭人提督,其行为疏为可耻。可以说,他根本不如不畏强敌的林国祥。当时之所以没处理他,也不过是出于敌强我弱的原因给他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不想大东沟海战这一舰队决战的时刻,在各舰奋力冲锋分割日军本队之时,各舰向被分割的日舰扶桑、比叡、赤诚、西京丸全力攻击,甚至超勇、扬威两艘被重创的老船也奋力前进,攻击敌舰,然而他的济远却一直躲在后面畏缩不前。战况激烈的时候,他不仅抛弃战友逃跑、撞沉友舰扬威,并且用巨锤毁坏炮闩、丢弃弹药伪造战损,还谎称头裂漏水,炮均不能施放。可以说其行为实在是人神共愤。

卢氏还认为,甲午海战的失败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丁汝昌指挥不力造成的。丁为了推卸责任,就把方伯谦当成替罪羊推上了断头台。同时,海战中真正率先逃跑的广甲舰管带吴敬荣,是丁汝昌的同乡心腹,丁汝昌之害死方伯谦,正可遮掩吴敬荣的罪行。

海军史学者姜鸣、刘申宁等撰文对其中观点表示质疑,后被王彦以影响该书销路而起诉,要求人民法院判定方伯谦为民族英雄,后在法庭调查阶段发现该书属于非法出版物(由方俪祥资助由非正规途径出版)而撤诉。

有关甲午战争、北洋海军的问题问海研会就对了,陈悦来解答。

4.2004年,方伯谦故居内成立家庭博物馆,经王彦同志牵线,原国防部长迟浩田题匾“中国近现代史上的海军世家”。

以上就是小编的看法,如有出入还请斧正

方伯谦,福建侯官县人,1867年15岁考取福建船政学堂,10年以后进入英国皇家海军学院深造学习,毕业后回国调入北洋,历任“镇北”,“镇西”,“威远”管带,1885年9月任“济远”号管带。

当年电影《甲午风云》中方伯谦形象猥琐,那是当时银幕人物脸谱化的结果,实际上方伯谦本人也是相貌堂堂,能进船政入英伦仕北洋,无论才干还是体格相貌都是无可挑剔的。

1894年9月17日的甲午海战是方伯谦的人生分水岭,不管是当时清政府还是延续至今,人们对方伯谦在关系到国家命运的大海战中畏敌逃跑的行为都大加谴责。

战后丁汝昌和李鸿章就奏报朝廷,济远舰未力战首先逃跑,将队伍牵乱,广甲随逃,实属临战退缩,以肃军纪,请旨将方正法。很快朝廷下旨方伯谦以“首先退避,牵乱队伍,拦腰中撞扬威”三条罪状,于旅顺伏法。又由于电影《甲午风云》的传播,方伯谦更在民间坐实了贪生怕死,临战脱逃的形象。

近些年来,随着一些历史人物的重新讨论,学术舆论环境的宽松,诸如秦桧后人要使秦桧站起来这类翻案风层出不穷,本已盖棺论定的方伯谦案在其后人的“努力”平反下,随着对甲午海战的热门讨论,又重新进入人们的视线。

笔者也不是专业人士,只是对一些正反方着重论点探讨一点。

17日下午的海战,“济远”率先逃跑,“广甲”舰也跟着临阵脱逃,使整个北洋舰队左翼立即崩溃。“济远”18日凌晨逃至旅顺,舰队在早上6时才返回。按方的事后陈述是因为船头裂开漏水,炮都不能施放,驶回修理。

从战场到旅顺有100多海里,“济远”舰有能力返回就说明所谓船裂并不严重。另据当时船员哈富门所说,“济远”只有两门大炮不能受损,不能运动,并不是所有炮都不能施放,而且方本人也没有说明为什么所有炮都不能使用,所以上述两点足以说明“济远”并没有完全丧失战斗力。

再看看日方是怎么说的,他们的说法应该比较客观。日本海军关于甲午海战一战记录相当详细,对“定远”,“镇远”,“来远”,“靖远”,“经远”,“致远”舰的作战过程记录详尽,唯独没有“济远”的描述。而且海战最激烈的对抗发生在“济远”所在的另一侧,“济远”受重伤不得不另人起疑。

日舰“高千穗”号记录称“敌四分五裂,全面溃败,济远,广甲先向西南走”,“吉野”号 司令官坪井航三少将报告里称“致远”倾斜沉没,“经远”在大火中挣扎,遭受破损,无法进退,“济远”先于他舰逃跑。

这里还有一个令人震惊的说法,为方伯谦翻案的人提出,在海战中“济远”,“广甲”,“经远”,“致远”四舰结队抗敌,“广甲”首先逃离,“致远”被鱼雷击沉,“经远”重创丧失战斗力。反而是“济远”号成了孤胆英雄,独自对抗数艘敌舰的围攻。苦战4小时,于下午5时半才且战且退冲出重围。只是日方以多攻少,羞于谈及,其军史没有写明。

如此这么讲,方伯谦反而成了英雄,这时倒闭口不谈船头裂漏,无炮可用了。以一敌数,论北洋水师的实力和军事素质,“定远”和“镇远”以一敌数还差强人意,何况属于二流军舰“济远”,根本不可能。日本联合舰队的在黄海一战大获全胜,它的战史还用得着吝啬不好意思这一笔么。笔者只是从事情合理性方面去揣测。

当时持这一观点的人是为了证明方的无辜,但史学界经过实地考察和史料分析,这种纯属臆造历史,子虚乌有。

有资料《卢氏甲午前后杂记》记载,是“广甲”首先仓惶逃出战场,慌乱中触礁搁浅,畏敌逃命,而“济远”是后来才受重伤不得不退出战斗序列,“济远”首先逃跑的罪名不成立。

但这个在“广甲”号服役的卢氏当时在“广甲”舰上所见和之后的记录,其中很多重大事情在方伯谦的报告中都找不到,比如“经远”的沉没。这些反而是推断“济远”早早地离开了战场的有力旁证,至少在“广甲”之前。

更有人说方伯谦的不是逃跑,而是主动“退却”,是方为了替北洋水师保留仅有的一艘军舰,为北洋水师留一丝血脉,非但无罪,反而有功。笔者认为北洋水师主力已经荡然无存,“皮之不存毛之焉附”。

若大家都抱此想法,这仗根本没办法打。“致远”何必苦苦追逼“吉野”,要和它同归于尽呢,邓世昌为什么没想到保存实力而见好就收呢。不管方伯谦当时是不是真的是如此想法,还是他后人为了替他开脱臆想他那样,这种论调荒谬之极,否则如何面对告慰甲午海战殉国的官兵。

为方平反的论点理由还有许多,包括是丁,李二人“替罪羊”之说,是丁指挥失误无能说,没有和“扬威”相撞等等。笔者没有考证能力,不能妄加评论,只能按寻常道理讲讲而已。

如果读者有看法观点倒是欢迎赐教指正。

(一家之言,欢迎指正。)

其实,为方伯谦翻案的,不只是方家后裔。在方伯谦被斩后,就已经陆陆续续有很多人在为方伯谦鸣不平。

比如1895年(方伯谦处斩第二年),由济远舰上人员创作出版的《冤海述闻》;1896年出版的《东方兵事纪略》。还有《甲午中日海战见闻记》《海军大事记》等,都在为方伯谦辨冤。(方伯谦画像)

题目所说的方伯谦后代想为其翻案,是指方伯谦的侄孙女、美籍华人方俪祥,从1985年起,先后三次回国,收集证据,多次给最高法、最高检去信,要求停放爱国主义教育片《甲午风云》,要求为方伯谦翻案。为此,广电部还专门召集专家开会,说是不是在《甲午风云》上加一行字,表明这是一部影视作品,不是真实历史。最终这件事不了了之。

方俪祥给方伯谦翻案是可以理解的,谁都不愿意自己祖上有污点。方伯谦作为一个争议人物,其后代一定会站在他一边。

那么,方伯谦在甲午海战中,是不是逃跑,该不该处斩呢?

先大致说一下过程。

1894年8月18日午后,北洋水师与日本联合舰队在黄海展开大战,当超勇、扬威两侧艘中炮沉没,主舰致远舰也沉没后,方伯谦立刻带领济远舰从舰阵中撤出来,说船头漏水,船上的大炮都不能发,开回旅顺修理。济远舰一逃,僚舰广甲舰也逃跑。结果日军舰队转为围攻经远舰,经远舰被击沉。

济远舰方伯谦回到旅顺后,丁汝昌电告李鸿章说:“济远首先退避,将队伍牵乱,广甲随逃。若不严行参办,将来无以儆效尤而期振作。”于是李鸿章奏请把方伯谦正法。

(李鸿章画像)

1894年8月23日凌晨5点,方伯谦被斩首。

现在来说说,方伯谦是不是临阵脱逃?

是不是临阵脱逃,先看方伯谦说的是不是事实。

方伯谦从战阵中撤退出来,把战舰开回旅顺的时候,说是船头漏水,大炮都损坏不能打。济远舰是不是船头漏水,大炮都损坏不能打?

丁汝昌曾派洋员戴乐到济远舰上检查过,戴乐回来说,济远舰上的大炮不像被击伤,有点像炮锤人为砸坏的。

有人说,这是丁汝昌诬陷方伯谦,是为自己开脱。还有人说,这是李鸿章舍车保帅,也是为自己黄海大战失败找借口,所以他们捏造事实,拿方伯谦当替死鬼。但是,要知道,方伯谦本身就是李鸿章的人,他的手下当了逃兵,只能说他用人不当,对他有什么好处呢?

(丁汝昌旧照)

而且,除了丁汝昌派人上舰去检查过以外,济远舰上管理炮务的德籍洋员哈富门辞职回国,在经过上海的时候,还对记者说过这样的话。他说,济远舰上仅有两门大炮、一门小炮受损。并非全部都不能打。同时,他还说济远舰并无大碍,根本没有船头漏水的事情。照一般的情况,哈富门作为济远舰上的人员,应该要维护济远舰的形象(就像济远舰上的人出版《冤海述闻》一样),而他说出这样的话来,只能说明他说的是事情。

再说了,就算方伯谦说的是事实,在那种情况下,他能够撤出战阵吗?将士马革裹尸,这是从古至今的道理。如果方伯谦从战阵中撤出来,有什么奇谋,那倒是可以理解的,但他是从战场上逃脱下来,直接走人回家。不管他的战舰有什么问题,这样做都是不应该的。

更何况,还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方伯谦在撤退的时候,如何慌乱,如何怕死,就包括他在丰岛之战中,被日军吉野舰追逐时,赶紧挂白旗投降。这很难说他是一种什么智谋,明显是贪生怕死的表现。

(参考资料:《沉没的甲午》《中国海军史》)

有关于方伯谦后人翻案的事情有点复杂,因为跨度的时间比较大。而且貌似还不仅仅是从清朝结束之后,甚至清朝还在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提出来“翻案”了。

上述就是整个翻案活动的大致面貌。总体而言,各种翻案文章虽然多,但根本上无法动摇方伯谦在1894年9月17日黄海海战中临阵脱逃的事实,只要这一点无法颠覆,那么清政府依律处死方伯谦就没有丝毫问题,方伯谦也没有任何冤枉可言。翻案活动可能凭借非学术的手段,能够一度蒙蔽视听,但历史并不会以此为转移。

大东沟海战,战况正酣,方伯谦的济远居然比主力舰提前6个小时返回旅顺,次日9点多,北洋海军定远、镇远、靖远、来远、平远等舰返回旅顺,皆悬挂表示经历恶战的红旗而归,而且没有一艘战舰愿意和济远停泊在一起。这就使得济远一艘船孤零零的停泊在西港池,而其他各舰均于东港池停泊。如果济远果真和舰队一道经历恶战,并带伤而回,没人会去孤立济远,可是济远的这种待遇,只能说明她在恶战中抛弃战友逃跑,为海军其他各船所不齿。一位不具名的洋员如此评价方伯谦:致、经两船与日船苦战,方伯谦置之不顾,茫茫如丧家之犬。另一位洋员马吉芬也描述了方伯谦逃跑时镇远舰官兵的反应:我们看见这艘船在我舰右舷后方大约3海里处,航向西南方向的旅顺口,我们的炮手们对此纷纷咒骂不休。

方伯谦还向毅军统领宋庆求情,被宋庆严词拒绝。

2.1996年,通过王彦同志(原华东军区海军老同志)的牵线,原华东军区海军司令员张爱萍题写“方伯谦故居”“海军世家”匾。

问:甲午海战中逃跑被斩的方伯谦的后代为其翻案,进展如何?能成功吗?

根据《北洋海军章程》,军官重大违法行为援引雍正四十条军规处理,其中对官兵临阵退缩的处理都是斩首,所以方伯谦毫无悬念的被判处斩首。方伯谦曾求救于老同学林泰曾,求其向闽党领袖刘步蟾求情,刘步蟾掷地有声的拒绝了方伯谦的摇尾乞怜。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美洲杯赌球发布于军事详情,转载请注明出处:甲午海战中逃跑被斩的方伯谦的后代为其翻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