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违规伤人 校方免责

2020-02-12 02:57 来源:未知

一学生在课间活动时单手甩绳,不慎将另一学生的左眼砸伤。事后,受伤学生将致害学生家长及学校一起告上了法庭。14日,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人身伤害赔偿案作出终审判决,由致害学生家长承担七成赔偿责任。

课间活动时因争抢篮球,四年级小学生小浩推倒,致左手骺损伤、伸指肌腱损伤,构成十级伤残。事发后,他将学校、小勇及其母亲告上法庭,索赔11.7万余元。北京晨报记者昨天获悉,朝阳法院一审认定学校尽到了教育管理职责而无责,小浩自身亦负有一定过错,需自行承担四成责任。故判决小勇赔偿小浩5.8万余元。

小丁和小杨分别为我市某中学初一学生和初三学生。2010年12月23日下午第一节课间休息时,小丁来到操场跳绳,因感到无趣,便把跳绳的两端并在一起,进行单手甩绳。致使路经此处的小杨被绳端砸中左眼眶,眼镜当场被击碎,小杨随即被学校送往医院救治。后经鉴定,小杨左眼钝挫伤、左角膜挫伤,遗有左眼视力障碍,构成十级伤残。为此,小杨父母起诉到南通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向学校和小丁的监护人索赔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损失共计6万余元。

课后活动受伤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学生应当遵守学校的规章制度和纪律,根据其自身的年龄和认知能力,避免和消除相应的危险。小丁手持跳绳单手甩绳,这一行为与通常的跳绳活动明显有别,属非正常体育活动,客观上缺乏固有的安全性,其应当预见该行为可能对他人身体会造成一定的伤害,其应负有主要责任。而小杨自身未尽安全注意义务,亦应承担相应的责任。而学校在日常教育管理中,已对学生进行了必要的安全教育、管理和保护义务;事故发生后,学校亦及时将学生送至医院进行治疗。学校已尽合理义务,且小丁在体育课前单手甩绳并非学校组织的体育活动,而是其自身违反学校安全教育管理的行为,故不能证明学校存在过错,学校不应担责。

据小浩说,去年3月18日下课后,他在操场被小勇恶意从背后推打致摔倒在地,当时左腕疼痛、活动受限。后经医院诊断,其左手骺损伤并手术治疗。医嘱休息三个月,但为了不耽误学习,一个多月后,他戴着支具坚持上学。此次事故导致他不敢做剧烈活动,且受伤部位不易恢复,伤残对成长造成影响。

一审法院判决由小丁的监护人即其家长承担70%的赔偿责任即人民币37294.60元。小丁父母不服,向南通中院提出上诉。南通中院经审理认为,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结果合理,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小浩称事发时老师未在现场,且学校设施不完善,监控存有死角。事后,学校拒绝提供监控视频及肇事方的相关信息,并拒绝处理此事,导致索赔事宜无法进行,故将学校、小勇及其母亲一并诉至法院。

学校否认有责任

学校辩称,学校对学生有常规的安全管理,事发后及时通知了两学生家长,并及时送小浩就医,已尽到教育管理义务。两学生虽都是未成年人,但已具备一定的活动能力和智商,应知晓自己行为可能造成的后果。

事发时间为学生下课后至下午课外活动开始前的十分钟,当时并非所有学生均已到楼下,老师也尚未到操场。在自由活动时间,事件发生具有突发性,学校及老师无法掌控,不能归责于学校教育保护不当。小浩要求学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没有法律依据。

小勇表示,在推倒小浩之前,对方用脚踢他,故小浩对伤害也存在一定过错。此外,学校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也应承担相应责任。

肇事学生承担六成

经查,当天因争抢小浩自带的篮球,在操场上小勇将小浩推倒在地。随后,学校通知了双方家长并与家长一起将小浩送至医院。经鉴定,小浩构成十级伤残、护理期为30日至60日。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美洲杯赌球发布于律法谈话,转载请注明出处:学生违规伤人 校方免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