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干洗业也需要“洗个澡”

2020-03-14 12:24 来源:未知

随着北方天气进入寒冬,城市里大大小小的干洗店生意越来越红火,可不少人发现,衣服经过“干洗”之后污渍还存在,有的尺寸居然缩水了。对此辽宁省沈阳市一位干洗店业主自揭行业潜规则:“干洗机就是摆设”。

何姗姗 制图

2009年11月,沈阳市民黄秀珍花5万元在皇姑区盘下了一家干洗店,作为一名从来没干过干洗的门外汉,居然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已经“回本”。她在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却神秘地表示:“咱关起门来说,衣服最好别干洗。”

干洗衣物莫要贪便宜

黄秀珍告诉记者,盘下干洗店的时候,问前任老板干洗机怎么用。结果人家回了一句:“这就是个摆设,给人看的。这算不错啦,至少是个真机器。有的店干脆买个干洗机模型放在店里。”

据一位做了多年干洗店生意的业内人士透露,是否是干洗不但要看衣服的面料,还得看顾客是否愿意花钱。一台干洗机的成本是几十万元,一件衣服干洗的成本至少是30元,如果低于这个价格,老板成本收不回,必定不会干洗。而中档店在收回成本的范围内,顾客要求干洗的衣服80%还是会干洗。

事实上,这干洗机还果真是个摆设。店开了一年了,黄秀珍坦言,自己确实连一次干洗机都没用过,衣服都是靠自己和家里人用手洗出来的。“那客人不会发现吗?”记者问了一句。“不会,不会。只要洗得好,根本看不出来。我可以说,99%的小干洗店都是水洗,绝对不可能干洗。”

说着,这位业内人士拿出一件黑色的羊绒套装,他说:“你看这个衣服,顾客要求干洗,我就直接跟他说,低于30块钱肯定不能干洗。因为他这个衣服不能跟其他衣服一起洗。我开一次机就为了他这一件衣服,如果跟别的衣服一起洗,它掉色了可能会染到别的衣服,而别的衣服如果掉色也有可能会染到它的里料。”

黄秀珍详细讲解了店里洗衣服的基本流程:第一步是局部处理,用专业的洗剂处理衣服上显眼的污渍;第二步是整体洗涤,也就是水洗;第三步是烘干;第四步就是熨烫定型。她认为,最重要的是第一步和第二步,“专业洗剂分得很细,有洗油渍的、洗血渍的、洗圆珠笔印的,我们全靠它了。另外就是水洗的时候,如果是那种容易缩水变形的,就必须很小心”。

据了解,干洗剂一般分四氯乙烯洗剂和石油洗剂两种,每公斤的价格在15元左右,远高于以吨计算的水价。干洗剂的成本更高。干洗机还要电费,所以干洗的成本远比手洗高。

如果衣服没洗干净或者变形缩水,客人有意见怎么办?对此,黄秀珍的答案是:能推就推,推不掉顶多退洗衣费。所谓的“推”就是把责任推到衣服上去,比较常用的说法有:我们是按正规程序洗的,洗不干净是本身料子的问题;你这衣服要是干洗都缩水,那怎么洗都会缩;这种污渍不好洗,我们已经尽力了;接单的时候就告诉你了,这不一定能洗掉的等等。一般来说,客人虽然不高兴但是也只能认了。

他还说:“洗衣店采用哪种方法洗涤,主要还是取决于衣料,有的衣服适合干洗,有的适合水洗。一般情况下,毛料衣服适合干洗,纯毛、羊绒和呢子的衣物制品必须干洗。棉麻、夏天的丝制品、化纤类和羽绒服一般要水洗。一般浅色衣服和夹棉的衣服,我们都会水洗,羽绒服是肯定要水洗的。而珍贵的衣服,必须要干洗的衣服,我们也不会接受顾客的还价。”

辽宁四洋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王琦认为,目前一些中小型干洗店确实存在诸多潜规则,一旦出现纠纷,会给消费者维权带来很多麻烦。归纳起来,洗衣纠纷维权难有三点原因:一是衣物洗出问题,缺乏维权依据;二是对洗涤效果未作明确约定;三是未约定赔偿方式。但他提醒,我国推荐性行业标准《洗染业开业的专业条件和技术要求》早已对干洗的技术性指标作出了明确要求,今年9月颁布的《商务部关于进一步发展洗染业的指导意见》中也有相应的监管规定,消费者可以据此尝试维权。

投诉很多维权很难

记者联系合肥市消费者协会。据消协的工作人员介绍,洗衣行业投诉的问题一直比较多。近3个月,有关洗衣的投诉就多达8件,别看只有8件,相比其他行业算是较多的。大多数是衣服被洗坏,洗衣店不予以赔偿。

“许多消费者的投诉其实最后都很难得到处理,因为首先举证非常困难。洗衣店不认账,处理起来就非常困难。而目前合肥市乃至安徽省还没有洗染行业协会,消费者只能到我们这里来投诉或者找工商部门维权。而事实上维权的力度却非常弱。”这位工作人员表示。

纸巾、皮筋成鉴别工具

消费者如何鉴别送去洗衣店的衣服是否是干洗呢?有洗衣店业内人士支招:“洗完后可以看衣服的形态有没有变形,或者在衣服里面放卫生纸和皮筋等方法都可以鉴别出来,如果是水洗,卫生纸会团成一团;如果是干洗,皮筋弹力会褪去。而干洗衣服纸巾也不会湿。”

方法可行但有局限性

合肥工业大学化工学院高分子系周正发教授解释,干洗衣服使用的化学溶剂遇橡胶后,橡胶里的一些成分会被溶剂抽出,而这种溶剂对纸的化学作用很小。所以用卫生纸和橡皮筋是可以来验证衣服是否干洗。

不过,上述方法虽然可行,但亦有局限性,有业内人士就透露,因为即使你在口袋里面放上卫生纸和皮筋,有经验的洗衣人员也会检查口袋,把口袋内的东西掏出来。

■记者手记

建议成立干洗行业协会

天气逐渐变冷,不少市民习惯将冬衣送往干洗店洗涤,既方便又省力。通过几天的调查采访,记者发现干洗业真的是鱼龙混杂,一些老板为挣取“黑心钱”,便“挂羊头、卖狗肉”,用各种方式欺骗消费者。好端端的衣服干洗后却变形、缩水,消费者要去讨个说法也无标准可依。在干洗店洗衣质量得不到保证,收费也不规范,索赔没有统一标准。最为担心的是,一不小心,干洗变水洗。干洗行业的信誉度之差,已成为制约其进一步发展的瓶颈。

记者在街头采访中发现,一些社区街边小店最吸引顾客的就是低价。以一套西服为例,社区店收费16元、18元不等,而大的店面的价格则是25元、30元。而业内人士表示,干洗一件西服的成本最少也在13元以上。

由商务部、国家工商总局、环保总局联合颁布的《洗染业管理办法》早在2007年7月1日起就施行。《洗染业管理办法》要求经营者不得从事下列欺诈行为:以“水洗”、“单烫”冒充干洗等欺骗行为,违反规定,可处违法所得3倍以下罚款,但最高不超过3万元。然而这部办法的执行却缺乏可操作性。比如,怎么识别干洗与水洗,一直是一个困扰消费者的难题。识别都难,就更谈不上索要赔偿了。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美洲杯赌球发布于律法谈话,转载请注明出处:合肥干洗业也需要“洗个澡”